在家办公也行啊

天气这么热,啥时能缓一缓?从预报看,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四,南京最高温都在35℃以上,天气晴热难耐。直到周五时,才会有一场雷阵雨天气,本周末的最高温很可能只有30℃左右。

该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向现代快报记者解释道:“放高温假,是一种双赢。汽车行业每年都需要进行生产安全系统维护,不如趁高温年检,让员工们也喘口气。”她表示,高温假期间,不仅工资照拿,高温费也是照发。

不过,降水并没有缓解高温,反而是“加点水继续蒸”的节奏。“高温君”火力全开,下午3时,徐州、南京、镇江、常州、无锡部分地区已过36℃。这也是今年南京第三个高温日。

“我在一家小快递公司,各方面还不大规范。没有高温费,更不可能有带薪高温假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行业内有些规模比较大的快递公司,各项福利比较完备。到了夏天,员工们很辛苦,公司就会发放一些福利。在小孙看来,这就是别人公司的待遇,与自己无关。

张春花说,因为刚当收费员,负责人还没具体与她们谈薪资待遇,有没有高温费也不清楚。因为收不到多少停车费,下午5点多就该回家的她们,还加班到晚上9点多。至于“带薪高温假”,她们连想都不敢想。

省气象台说,今明两天全省最热的地方在徐州,最高温都在37~38℃。今明后三天,除了东南部的苏州、常州稍好些,最高温在34~35℃外,其他地区都在35℃以上,南京的最高温达37℃,这两天很可能出现今年首个酷暑日。

天气热、太阳毒,两人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,只露双眼睛。张春花没电动车,一看见有车开来或者驶离,就迈着小步跑过去,即便这样,还是有一些车主“成功”逃费。而张春花则跑得全身大汗,不停喝水。

南京一家软件公司的李小姐也打起了“高温假”的算盘。“天气越来越热,孩子暑假待在家里闷坏了,我正在准备旅游行程,想带着他出去散散心、避避暑。”原来李小姐的公司有一项福利,只要工作满两年,就可以在七八月这两个月里,自由安排两天的“暑假”,“和周末拼凑一下,也能休四天。”

对于以上各种晒“高温假”的行为,其他人纷纷表示羡慕嫉妒恨,“无心上班,只想放大假!”“没有假,在家办公也行啊。”

又到了“我和烤肉之间只差一撮孜然”的时节。高温难耐,不少人直呼,“去哪儿都是一身汗,在家喝个水都冒汗,都想穿拖鞋上班了。”而另外一部分人则“拉仇恨”晒起了高温假。网友“@家有奇葩高中生”开心地表示,“高温假,幸福的头疼!一周加双休日共有9天可以自己支配了!”网友“acho_2014”则大呼,幸福来得太突然。“放9天高温假,老板真是良心发现!”

高温!高温!大家热议“在室内上班的人有高温假,而在室外工作的却没有假。”

南京进入高温“单曲循环”的节奏后,空气质量并没有随之立即改善,空气质量也在轻度污染范围内,首要污染物是臭氧。未来三天,臭氧将继续主导空气污染。专家提醒,臭氧对人体呼吸系统等不利,大家需根据臭氧实时浓度,减少或避免午后至傍晚时段的户外活动。

昨天08时34分,南京市气象台发布高温黄色预警信号:未来三天全市最高气温将维持在35℃以上,为今年首个高温预警。此外,无锡、扬州、镇江、淮安、南通、盐城、徐州等地均发布高温黄色预警。全省共有27个市县发布高温预警。这一次,也是中东部今年以来范围最大、持续时间最长的一轮高温天气。

该负责人认为,要让更多人享受“带薪高温假”,需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,将其上升到法律层面进行约束。(徐萌 徐岑 刘伟伟 项凤华 付瑞利 安莹 李伟豪)

正在上演的入夏后首播高温热浪天气,着实考验朋友间交情的深浅。有人说,这几天出门约会吃饭的,都是生死之交。昨天上午9点不到,南京气温就超过了30℃。昨天中午前后,记者出门感受了下,尽管打着防晒伞,但不一会就感觉皮肤发烫,汗水直冒。其实高温天出门前应该称一下体重,汗流浃背走一趟之后,回来估计得瘦个一两斤。

现代快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,目前已开始放“高温假”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汽车行业。南京一家汽车零部件生产公司也准备在7月底给全体员工集体放“带薪高温假”了。

由于对流系统发展,昨天下午2点前后,一场雷雨大风“扫荡”了徐州。倾盆而下的强雷雨还夹杂着冰雹,徐州城区多条道路遭水浸,许多大树被吹断了腰,雷雨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。

南京栖霞区邻安路上,有150个停车位。来自河南的杨雪芹和嫂子张春花,是这些车位的新收费管理员。

有媒体曾发起投票调查,结果显示,93.6%的人没有休过高温假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对于高温期间,如何保障职工权益,仅在《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》中有规定,比如,办法中提到,日最高气温达到40℃以上,应当停止当日室外露天作业;日最高气温达到35℃以上、37℃以下时,用人单位应当采取换班轮休等方式,缩短劳动者连续作业时间,并且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业劳动者加班。

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咨询了南京市劳动监察支队有关负责人,该负责人表示,“高温作业”应属于劳动保护的范畴,但“高温天气可休假”这样的规定在国家和地方的法规中都没有。放不放高温假,决定权在各个单位。

昨天下午1点多,新街口一栋写字楼下,31岁的快递员小孙,正在一趟趟搬着快件。小孙说,快递员就是计件工。所以,为了用最少时间把快件送出去,自己每天在各写字楼之间快速穿梭,“前五分钟在这个楼里送,后五分钟我就可能跑到另外一栋楼上去了。”